万达青训赔偿这一案 牵出出口转内销留洋涮水乱

王振澳 王振澳

  来源:足球报 

  记者寒冰报道  上周,万达“留洋计划”培养的青训球员,惹出引发普遍争议的赔偿案。2012年已与万达签约并前往西甲马竞俱乐部接受训练的王振澳及代其在培训合同上签字的父亲,被万达告上了法庭。原因是去年6月,万达在5年培训合同期满后,依照合同约定欲与王振澳签订职业合同时,王振澳父子却突然失联。11月,万达收到了丹麦瓦埃勒俱乐部的邮件,声称王振澳将于2018年1月签约瓦埃勒,要求万达出具国际转会证明。

  万达随后拒绝了瓦埃勒的请求,并向王振澳父子发出律师函,但被拒收。2018年1月,瓦埃勒公然宣布王振澳加盟,万达也就正式将王振澳父子告上法庭,要求赔偿俱乐部因履行协议而支出的所有费用3027432元,并索赔违约金1700万元。该案审理期间,法院始终无法与王振澳父子取得联系,只能缺席审理。该案将于2019年1月17日再次开庭,意味着如果王振澳父子继续不到庭,很可能缺席判决。

  去年6月,中国足协的U19国家队集训名单上,万达旗下入选的球员就包括了王振澳的名字。可见,中国足协彼时还是官方认可王振澳的所有权仍在万达手中。

  因此案赔偿金逾2000万,金额巨大,已被媒体认为是中国青训赔偿的第一案。王振澳并非首位加盟瓦埃勒的中国球员,事实上,这家去年还在中国鲜为人知的丹麦低级别俱乐部,因为中国经纪人金畅的投资,成为著名的留洋“涮水”俱乐部,此前,胡睿宝、斯蒂夫都是因合同纠纷,先后到这家海外俱乐部暂时注册。最终通过漫长的纠纷谈判,让贵州恒丰替斯蒂夫交了500万美元的赎身费,才如愿加盟贵州恒丰。

  12月20日的联赛总结大会上,中国足协已特别强调,将严厉打击仅在海外俱乐部象征性注册,试图取得自由身,再重返中国联赛的“涮水”行为。而瓦埃勒俱乐部就是这样典型的“涮水”俱乐部,目前除了王振澳,瓦埃勒还有多名注册的中国青年球员。早在2016年就有杭州绿城的岳鑫,2017年长春亚泰的潘起昊,这次则是王振澳和魏宇。丹麦媒体早在今年11月就已专文披露过金畅利用瓦埃勒俱乐部,作为中国球员出口转内销的跳板。

  当时,丹麦媒体已提到,2016年金畅就与瓦埃勒的大股东佐罗特克走访了曼城,试图说服曼城购买中国球员胡睿宝,并将他租给瓦埃勒,之后再高价卖给中超俱乐部,从中牟取暴利。金畅从胡睿宝的交易中得到了25万镑的代理费,但事实上胡睿宝根本没有转会到海外的资格。之后胡睿宝与广州恒大的合同纠纷爆发,正如这次的王振澳一样,他选择了直接出走瓦埃勒,之后又被瓦埃勒租给德乙球队达姆施塔特。

  但因为没有国际转会证明,胡睿宝在两个俱乐部都没有得到出场机会。但胡睿宝最终还是如愿回到了中超,整个过程中,金畅获得了大量的佣金,这也是瓦埃勒不断从中超利用合同纠纷引入球员的主要原因。这次万达与王振澳的青训赔偿案,或许会让瓦埃勒这样的“涮水”俱乐部真正进入中国足坛的黑名单,保护更多青少年球员和青训俱乐部的合法权益。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lslpin.com/k3kj/758.html